当前位置: 首页 > 语文 >

高中语文选修中国小说欣赏教案(10份) 人教课标版5优秀版教案

《白鹿原》教案 教学目标
、初步了解《白鹿原》的基本情节。 、掌握《白鹿原》的人物形象和思想文化。 、鉴赏《白鹿原》的艺术成就。 教学重点难点 、重点:了解《白鹿原》的基本情节。 、难点:掌握《白鹿原》的人物形象和思想文化。 教学课时 课时 教学安排 一、导入 巴尔扎克说过: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也许是因为中华民族的历史太长久了, 隐 藏在历史帷幕下的秘密太多了,几千年来,能够被公认为“民族秘史”的小说迄今寥寥 可数,而荣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白鹿原》,可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一部。 中外文学界高度赞扬陈忠实的成就,认为:“《白鹿原》凭其恢弘的规模,严谨的结构, 深邃的思想,真实的力量和精 细的人物刻画,成了当代小说林中有永久艺术魅力的作品。” “《白鹿 原》把陈忠实的个人创作提高到了一个新的艺术层次,也把当代长篇小说的现实 主义创作推进到了一个新的时代高度。” 二、陈忠实其人 陈忠实(-),出生于西安市东郊灞桥区西蒋村, 年毕业于西安市第中,担任过农村中 小学教师。年开始创作,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年成为陕西作协的专业作家,后任陕西省作 协主席。文革后发表中篇小说部,短篇小说余篇,屡获多项文学奖。年月北京人民出版社印 行的万字的《白鹿原》,个月之内,销行版万册,成为年代最引人瞩目的长篇小说。 三、有关“白鹿原” 白鹿原也是地名,也叫荻寨原,位于西安市霸 桥区,地处长安城以东的制高区域,南接 蓝关,北扼灞水,俯临长安,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从春秋时期的秦穆公开始, 就在灞河上修筑军事要塞“灞城”。秦末农民起义时,刘邦进军关中,也首先占领异屯兵灞 上, 迫使秦王子婴不战而降,并在灞上召集关中父老宣布了著名的“约法三章”。而在唐

代,由于白鹿原地处京郊,地势开阔,故当时的显贵死后多葬于此。近年来,原上献出土了 包括皇室亲王、公主及刺史等高级官吏的墓志铭百余方。 四、《白鹿原》:“民族秘史”
白鹿原做为清末民初解放前夕中国历史的见证,可以视为民族历史发展的一个缩影。以政 治文化角度看,其社会结构有以田福贤、岳维山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势力,有以鹿兆鹏、白灵 为代表的共产党革命力量,有以鹿兆谦(黑娃),大姆指为代表的农民土匪武装。以民间文化角 度看,有以白嘉轩、鹿子霖为代表的宗法家族团体,有以朱先生为代表的白鹿原的精神领袖。 阶级矛盾、家族纷争、利欲情欲的角逐,相互融汇交织,构成白鹿原半个多世纪的“民族秘史”。 五、《白鹿原》情节简介
这是一部渭河平原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 主人公白嘉轩六娶六丧,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一个家庭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 代代争斗不已,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话剧;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 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内战,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 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阵痛中颤栗。 六、《白鹿原》前五章情节简介(略) 七、《白鹿原》人物形象 、白嘉轩 白嘉轩既自尊自信、律人律己、顽强、坚毅,又顽固、守旧、冷酷无情。做为一族之长,他 具有宗法家族制度所赋予的有形无形的至高权力。小说展示出白嘉轩以一种超出常人的意志 力与使命感坚守白家的 社会地位。他换地迁坟、种植鸦片、兴办学堂送子女进学堂读书, 躬身劳作。目光炯炯、智力超群,善 行恶举莫不为白家生存着眼;神机妙算,悉为白家子 嗣昌荣。他多次拒绝田福贤、岳维山、鹿子霖多次让他出任乡约的请求。出于关心乡民的利 益的愤怒,他曾发动大规模的鸡毛传贴和交农事件,宽恕黑娃的暴力侵害。[来源:学*科* 网***] 在白鹿原上阶级之间的搏斗白热化之时,他竟当田福贤的面说:“白鹿原成了鏊子”。显然 对国民党反动势力疯狂的阶级报复怀有强烈不满。作者意图通过白嘉轩这一形象以新的姿态 使其具有更为丰富复杂的文化内涵。 、鹿子霖 鹿子霖是一个阴鸷、淫乱、孱弱的人。鹿家祖辈以卧心尝胆,定要出人头地的欲望与决心, 攒下可以炫耀于世的产业家财。但鹿家到他这一辈已使祖宗的宏图大愿归于空想。祖宗昔日

忍辱含垢的韧性与毅力,在他身上变相化为凌驾弱人之上的恣肆欺虐;产业家财的优越感则 蜕变为维护权力欲望的奸作狡黠。在与白氏家族的纠葛矛盾中,他处心积虑地以阴毒的手段 与白家抗衡。最令人齿冷的是,他唆使小娥拉白孝文下水的阴谋,以及俨然厚道长者的跪谏。 投井下石、背信弃义、“窝里斗”…… 鹿子霖身上体现出的这种腐朽堕落的人格特征,显然代表着中国文化传统中的劣质因素。
、朱先生 朱先生是旧式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他满腹经纶,刚正不阿,也乐天知命,旁人纷纷投共投 国,他只想修县志以赠后人,晚年更是仙风道骨,能窥天机。他一生以做学问为 生,以做 学问为荣,安贫乐道,却不是归隐山林的修士,在日本鬼子入侵中华大地时他也能拍案而起, 愤而反抗;时势平静之后,又再埋首书堆,以绵薄之力为一片土地一方人记录风土人情,无 欲无求,不争不斗。朱先生是最令人敬佩的人物,他不为五斗米而折腰,威武不能屈,富贵 不能淫。 、黑娃(鹿兆谦) 黑娃年轻的时候有冲劲儿,当了土匪头子更是叱诧风云。可是自从“招安”到保安团,拜朱 先生为师学为好人又回白鹿村祭祖后,运气反而越来越差,精神头也没有了,最后反而被善 于钻营的白孝文反过来咬了一口,成了革命罪人受到审判。 八、《白鹿原》文化因素 、宗法观念 这是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的宗法制度沉积于民间构成的稳定的社会心理结构。其主要内涵是 以儒家伦理道德为内核的行为规范。可以说,这是中国古代文明社会的文明禁忌。朱先生以 《乡约》呈给白嘉轩,与鹿子霖带乡民诵读,期待一种稳定安宁的生存平衡。
、生殖繁衍 小说中描写生殖繁衍的文字很多,生殖功能在白氏家族展示得最为充分。白嘉轩连娶七房老 婆,是想向世人证明传宗接代的使命感。 、权势 权势。小说中主要人物形象对权 势的热衷和执着,不仅构成小说或明或暗的线索,也是白 鹿两家赖以生存的心理动因。白嘉轩迁坟换地,机心深匿是由于白家权势的需要;鹿子霖居 心叵测,陷白孝文于淫乱,同样出自对权势的欲望。这种刻画,曲折地传达出作者对这种文 化现象的无奈与怨艾,反衬出作者渴望宽仁大度宽人容物的感伤情怀。[来源。。] 、谶兆预言

这是常有神秘色彩的文化因素。集中表现于白鹿原上的智者圣者朱先生的行为言语之中。朱 先生既是宗法家族观念的维护者,又是充满禅机妙心的社会文化危机的预言家,也是伦理道 德观念的美质的象征。[来源:学科网] 九、《白鹿原》艺术成就
、意象鲜明,民族史诗[来源:学科网] 《白鹿原》的地理背景就是作者的家乡,时间背 景是世纪前半,从辛亥革命、军阀混战 到年代、年代的国共斗争。故事情节主要是围 绕着白嘉轩、鹿子霖两家族的兴衰,半个世 纪的现代史,在白鹿原上风云变幻,社会动荡、文化冲击、人性矛盾,令人目眩神迷。由白 鹿原这个小社会,可以檃括整个大时代的变迁 ,堪称民族史诗,其中的意象鲜明,尤其耐 人寻味。 白鹿原当然有“逐鹿中原”的意味,“白鹿”的意象第一次出现是第二章:“很古很古 的时候,这原上出现过一只白色的鹿,白毛白腿白蹄,那鹿角是莹亮剔透的白。白鹿跳跳蹦 蹦 像跑着又像飘着从东原向西原跑去,倏忽之间就消失了。庄稼汉们猛然发现白鹿飘过以 后麦苗忽地窜高了……歪嘴斜眼的丑女儿变得鲜若桃花……这就是白鹿原。”这个古老的神 奇传说,在历代居民口耳相传 ,白鹿精灵,在书中不时映现。 白鹿的意象,构成《白鹿原》小说的灵魂。白鹿成为“人”“神”一体的精魂,白鹿披 上神的外壳,其实是人性的化身,成为居民渴望理想生活的幸运使者,也寄托了无穷的乡情 乡思。[来源:学,科,网] 、人物对比,个性分明 《白鹿原》中,主要人物有十余人:白嘉轩、鹿子霖、朱先生、冷先生、田福贤,岳维山、 鹿三、黑娃、小娥、白孝文、白孝武、鹿兆鹏、鹿兆海、白灵等。主要分属白、鹿两大家族, 或国共两派政治势力。人物刻画,个性显明,对比强烈。 白嘉轩——凝聚着传统文化,坚持仁义道德。 鹿子霖——假仁假义、阴险、狡诈、贪婪、自私、好色,不甘寂寞,集人性丑陋面于一 身。 鹿子霖的两个儿子:兆鹏、兆海,相当杰出,分属国共两大阵营。[来源:学科网] 在白灵心目中:“鹿兆鹏是一个已经成型的家具而鹿兆海还是一节刚刚砍伐的原木;鹿兆鹏 已经是一把锋利的斧头而鹿兆海尚是一圪塔铁坯。” 白嘉轩的姐夫乡贤“白鹿书院”的朱先生,他是传统文化的象征,更是唯一的一道清流 他对于外界的变迁,风风雨雨,丝毫无动其初衷。

、语言特殊,大气磅礡 《白鹿原》最显着的特点,是语言的运用,不但鲜活传神,更值得咀嚼的是长句铺叙,壮
文势,广文义。无论叙事、状物、议论,充分显现大气磅礡之气势。 第章叙朱先生临终前送县志又一次游览了滋水故地:“滋水县境的秦岭是真正的山,挺拔陡 峭巍然耸立是山中的伟丈夫;滋水县辖的白鹿原是典型的原,平实敦厚坦荡如砥,是大丈夫 胸襟;滋水县的滋水川道刚柔相济,是自信自尊的女子,山川依旧,而世事已经陌生……”
第章叙旱灾后的白鹿原:“一座座峁梁(山脊)千姿百态奇形怪状,有的像展翅翱翔的 苍鹰,有的像平滑的鸽子;有的像昂首疾驰的野马,有的像静卧倒嚼的老牛;有的酷似巍巍 独立的雄狮,有的恰如一只匍伏着的疥蛙……它们其实更像是嵌镶在原坡表层的一副副动物 标本,只有皮毛只具形态而失去了生命活力。”[来源:学科网]
第章描叙大火奇观:“火焰像瞬息万变的群山,时而千仞齐发,时而独峰突起;火焰像 威严的森林,时而呼啸怒吼,时而缠绵呢喃;火焰像恣意狂舞着的万千猕猴万千精灵。”
《白鹿原》中迭用长句,采博喻的技巧,排比的句法,文气浩浩荡荡,有排山倒海之势。 光是骂人的话就很够瞧:“乱臣逆党死皮赖娃。”“凭您这号痴熊闷种鳖蛋贱胚还想给 我当长工?”“那就注定是个没出息的软蛋狗熊窝囊癈!” 正因为如此迭用长句、排比、博喻,连续设譬,使得文章气盛理畅,再加上意象鲜活, 通俗传神,更具感染力。所以成就了这部大气磅礡的民族史诗。[来源:学科网][来源] 总之,厚重深邃的思想内容,复杂多变的人物性格,跌宕曲折的故事情节,绚丽多彩的风土 人情,形成作品鲜明的艺术特色和令人震撼的真实感,是一部不可多得的长篇力作
备课参考: 《白鹿原》概述
陈忠实与以往的作家不同,他没有把我国近现代历史简单化为阶级斗争的历史,也没有 把人物简单地分为革命与反革命两大阵营,而是紧紧抓住白鹿原上“白鹿”家族,紧紧抓住 这一家族的族长──白嘉轩,并赋予了他宗法家族那种强大的道德力量,让他与鹿子霖、黑 娃、白孝文等人在矛盾冲突中,一同走过改朝换代、军阀混战、农民运动、国共分裂、年馑 与瘟疫、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从而表现出一个家族的命运变迁,让人自觉地认识到无论宗 法社会所蕴含的道德力量有多么强大,它都必然走向崩溃。
《白鹿原》人物众多,情节复杂。作者始终以人物的命运为中心,通过人物性格的发展 来安排情节。小说伊始,便写白嘉轩“前赴后继”地娶妻,这种情节似乎有些生殖崇拜的意

味,但须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娶妻生子以成家业,正是宗法赖以存在与发展的首要 前提。土地是农耕文化的第一要素,在娶妻生子的同时白嘉轩就换地、置地。为此还不惜与 鹿子霖发生冲突,后来还是朱先生一纸书信和平解决了此事,并赢得了“仁义白鹿村”的美 誉。如果说翻修宗祠是“继往”的话,那么开办学堂便是“开来”了:这两者恰恰是宗法社 会道德之本和教育之基。小说至此,“洋溢着一种友好和谐欢乐的气氛”。
改朝换代了,“没有皇帝了,往后的日子咋过呢”?虽然有《乡约》约束着白鹿村,但 约束不了外部世界所发生的深刻变革,村里成立了乡约,田福贤、鹿子霖作为道德力量的对 立面登场了。遵循着“尊明君是忠,反昏君是大忠”的信念,白嘉轩“鸡毛传帖”,发动了 “交农事件”,赶走了史县长。鹿三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让白嘉轩不由得竖起大拇指:“三 哥,你是人!”
“白腿乌鸦”兵开进了白鹿原,鱼肉乡里。这段时间,白鹿原的新一代也成长起来了: 黑娃外出打工,带回了田小娥,白嘉轩不允许他们入祠堂,二人便住在村外的破窑里;鹿兆 鹏被鹿子霖逼着结了婚,后来回镇上当了校长,看到“白腿乌鸦”兵义愤填膺,便伙同黑娃 等,火烧了白鹿粮仓;白灵挣脱家庭锁链,到县城读书,并与鹿兆海一起参与了学生运动, 二人还约定着分别去投奔国共两党。
“白腿乌鸦”兵撤了以后,鹿兆鹏共产党的身份得以公开,国共开始了第一次合作。黑 娃在鹿兆鹏的鼓动下参加了“农讲所”,回原后成立了“白鹿区农协筹备会”,掀起了一场“风 搅雪”:铡了老和尚,占了祠堂,砸了石碑,毁了“乡约”,甚至批斗起了田福贤。国共分裂 后,田福贤进行了血腥的复仇,鹿子霖投靠了田福贤,身为族长的白嘉轩不遗余力地恢复白 鹿原的传统与稳定。黑娃逃离,先是做了习旅长的贴身警卫,兵败后便做了土匪。田小娥受 不住压力,在鹿子霖的诱骗下失身于他,并在鹿子霖的唆使下,把白孝文拉下了水。“忙罢 会”之前,黑娃带了土匪抢劫了白鹿村,打折了白嘉轩的腰,杀死了鹿泰恒。白灵加入了共 产党,而鹿兆海却脱离了共产党加入了国民党。白孝文和田小娥的奸情被揭露出来,白嘉轩 在祠堂里用刺刷惩罚了他们,并强行把白孝文分了出去。田小娥晓知事情原委之后,断然与 鹿子霖绝了交,而接受了白孝文。
《白鹿原》一场大旱带来了饥馑,考验着白鹿原上的每一个人。白嘉轩的求雨也没有什 么结果,不少人都绝望了。白孝文卖完了地又卖了房,还饿死了媳妇,却能和小娥患难与共, 后来竟还抽上了鸦片。在将要饿死的时候,鹿子霖推荐他加入了县保安大队。鹿三看不过白 孝文的沦落,认为田小娥是罪魁祸首,便趁夜色把她杀了。黑娃得知此事,连闯鹿、白两家, 鹿三杀人的事,就这样被白嘉轩一家知道了。白嘉轩质问鹿三为何不能光明正大地做事?

鹿兆鹏被捕后,冷先生用尽全部积蓄救下了他。但他却并未远走,而是不断发动武装, 开展斗争,几经反复,和当了土匪二拇指的黑娃见了两面,并试图鼓动他们参加红军。白灵 违了婚事,逃出家门,白嘉轩非常生气,“只当她死了”。白灵和鹿兆鹏在白灵姑父皮匠家里 会面了,便一起除奸惩恶,战斗中两人逐渐产生了爱情。
白鹿原上,年馑之后是场大瘟疫。患上的人都上吐下泻,鹿三的女人和仙草临死前甚至 还梦到了田小娥的诉苦申冤。后来,鹿三经常被小娥的冤魂附身,当众道出了事情真相。这 样,原来的破窑便成村人膜拜的神地,甚至有人主张为小娥修庙塑身。而白嘉轩再次显示出 他的硬气,力主火烧小娥骨骸,并在破窑上建造了一座六棱砖塔来镇压,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灾害过后的白鹿原一片死寂。
而后,抗日战争爆发。白灵和鹿兆鹏策划、发动学生运动,呼吁“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白灵怀孕后,鹿兆鹏委托弟弟鹿兆海护送她到了陕北。在陕北,白灵因革命队伍的内讧被秘 密活埋了。远在家乡的白嘉轩、白赵氏、朱先生都不约而同地做了个相同的梦。鹿兆海所在 的十七师在中条山重创日军,在抗日战场上没有牺牲的他,却在北山围剿红军的时候被打死 了。黑娃所在的山寨内部出现了内奸,白孝文适时出面收编了这股土匪。鹿子霖受鹿兆鹏的 牵连进了大狱,家人为了营救他,把门房和门楼又卖给了白孝文。鹿子霖释放回乡后得了田 福贤的好处又到联保所供职了。
黑娃娶了知情达理的女人,帮他戒掉了大烟,还转心向学,被朱先生收为关门弟子,有 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决定回乡祭祖。白嘉轩亲自主持了黑娃的回乡仪式。鹿三在原谅了黑娃 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给世人留下无数传说和感叹。
抗战胜利了,岳维山们帮着敛财抓丁。《滋水县志》终于付印了,须发皆白的朱先生了 却最后一桩心事,平静地走了。黑娃在韩裁缝和鹿兆鹏的策反下,成功起义,功劳却被白孝 文窃取。一年后,白孝文处决了黑娃。新政权,是由白孝文主持县政。
小说的前五章写了白鹿原社会群体的常态,从娶妻生子、土地种植一直写到翻修宗祠和 兴办学堂,整个白鹿原被纳入旧生活的常规,“洋溢着一种友好和谐欢乐的气氛”。从第六章 开始,作家就着手设置境遇了。第一个境遇是改朝换代。白嘉轩说:“没有皇帝了,往后的 日子咋过呢?”朱先生为这位群体领袖(族长)拟定了一份《乡约》,似乎有了群体规范就 可以保证稳态。然而,这《乡约》却约不住外部社会,于是便爆发了“交农事件”。“交农” 虽说是群体对外界社会的抗争,但这事件中每个人都为自己今后的命运埋下了种因。事件过 后,初级群体在内部蕴蓄着,主要是新的一代在新的形势下成长,兆鹏、兆海、孝文、黑娃、 白灵都在与外部社会接触中进一步社会化。从第十一章开始,作家设置了第二个境遇:白腿

乌鸦兵围城。在围城事件中,白鹿原社会群体尽管仍作为一体来同外界社会抗争,然而,已 经从个人的不同斗争方式上预示了群体的分化。接着是第三个境遇:农民运动及国共分裂。 至此,群体已分化出三种势力:国民党、共产党与土匪。白嘉轩作为族长尽管还在不遗余力 地恢复群体的稳定,但已经回天乏力了。接着是第四个境遇:年馑与瘟疫。从第十八章到第 二十八章是小说最出色的十章,大自然的参与加剧了社会的变动,已经完全成熟了的年轻一 代以各自的方式投入行动,群体中每一个人,包括此前被置于后景上的妇女都在灾难的漩涡 中打转浮沉。自然灾害过后一片死寂,群体的创作还没来得及恢复就又被卷入社会灾难的漩 涡。第五个境遇是抗日战争。大概由于西部未曾沦陷,作家才没有对此展开描写,只是用反 讽手法写了朱先生投军与兆海之死。第六个境遇是解放战争。这最后的五章写得也很动人, 尤其是卖壮丁与策反保安团,写得有声有色。决定整个民族命运的大决战自然也决定了白鹿 原社会群体的命运,每个人物都走向自己的归宿。不难看出,结局中笼罩着悲剧气氛,我认 为作家这样写是非常聪明的。朱先生的死,黑娃的死,鹿子霖的疯,白嘉轩的残,以及鹿兆 鹏的下落不明,共奏出一曲挽歌,似在挽悼旧的白鹿原的终结。
(选自薛迪之《评〈白鹿原〉的可读性》,《小说评论》年第期) 综上所述,《白鹿原》所构建的是一个纷繁复杂的历史,不是仅仅由对立的两种力量, 而是多种力量、多种因素扭结合力的脉动。表现在原上的这些力量原本都是乡党,有些还是 小时的玩伴,只是由于形势的变化,才逐渐分化的:白嘉轩和他的“精神之父”固守着宗法 传统和道德精神;鹿子霖投靠田福贤成了鱼肉乡里的帮凶;鹿兆鹏、白灵背叛家庭走上了革 命;鹿兆海参加了国民党;黑娃更是长工、农运骨干、习旅警卫、土匪头子、保安团营长…… 角色几经变化,精神也几度波折,最后归于传统,成了起义的主要策动者、人民的副县长; 白孝文注定要被培养成族长继承人,没想到却堕落成浪子,即将饿死的时候被鹿子霖荐到保 安团,当了营长,被裹挟着起义却成了县长。可见,这种分化不是生来就注定的,而是由形 势、各自的思想文化状况、性格和各种非理性因素甚至是偶然因素复杂作用的结果,进程难 以预料,结果往往和初衷相反:白嘉轩的传统理想终成泡影,鹿子霖机关算尽人财两空,鹿 兆鹏下落不明,一心革命的白灵被革命队伍处死,投身抗日的鹿兆海却在进攻红军时战死, 黑娃变为好人了却被镇压,白孝文这个不肖子摇身一变成了新中国的县长。 小说既没有对历史作脸谱式的道德评价,也没有以成败论英雄。它是从多元复合的历史 观出发,对任何人任何事的评价都是从具体的人和事出发的。白嘉轩似乎是传统道德的守护 者,得到作者相当的肯定,但透过黑娃的嘴指出他的腰“太硬太直”,通过白孝文的经历谴 责了他那颗缺少天伦之乐的心;鹿子霖由于根基太浅,常常有些见不得人的举措,但他和蔼

平易,内心也常常掠过不安与羞愧,并不是十足的恶棍。在子女求学的问题上,更表现出了 鹿子霖的开放和白嘉轩的保守。好人不是全好,坏人也不是全坏,而是立体丰富的真的人。 ■关于人物形象 .白嘉轩
白嘉轩是农耕社会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宗法家族制度的代表人物,是几千年封建文化所 造就的一个人格典型。作为白鹿家族的族长,他处处不忘自己的身份,处处以传统道德规范 着自己,约束着别人。他严格按照族长的标准培养长子孝文,在发现儿子的奸情以后,他不 顾众人的哭劝,在祠堂里当众施行严厉的惩罚,并断绝父子关系;他对叛逆者小娥的处理就 更残忍了,支持鹿三开除小娥夫妇农籍、撵出家门不说,还先后两次毒打受骗失足的小娥; 就是在小娥冤死化鬼欲讨回公道而村民们都已屈服时,他又火烧骨骸、建塔镇压。他律己更 是严格:明明喜爱孩子,却从来不抱一下;孝文堕落后,他毫不犹豫地赶出了家门;白灵逃 婚闹革命,他就当她死了,不再认这个女儿。甚至腰伤刚好就吼着秦腔下田犁地,宣告着自 己精神的坚强和胜利。但同时,他还以“父亲”般的胸怀呵护着白鹿原──这主要体现在以 德报怨上。如果说他对赌徒和烟鬼的处置严厉中透着恩威并用的话,那么他对回头逆子白孝 文的接纳,对多有龃龉的鹿子霖的营救,则好像父亲对自己不肖子的宽容一样。尤其是他对 伤风败俗的、曾落草为寇的、并打断过自己腰的黑娃的态度,更是体现了这一点。试想当他 得知黑娃已翻然改悔,打算认祖归宗,说出那句“凡离开白鹿原的男人,最后都要回来的”, 内心是何等的愉悦,精神是何等的超越!可见,在白嘉轩那高尚精神的外衣下,无论“宽” 还是“严”,其出发点只有一个,那便是宗法社会的稳定和宗法精神的高扬。
我国古代统治者奴役人民的武器有两种:一是政统,一是道统;政统重在政权强制,而 道统却重在精神奴役。较之政统,道统有着一种忧患意识,常常对政统保持着一种冷静的批 判态度,像孟子就曾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因而它也更具有迷惑性。作为传 统道德精神的代表,白嘉轩和朱先生一样,都对任何政权、政治集团和政治斗争保持着一种 疏离的姿态。尽管政治从来也没有放过他,可他却能独守精神情操,不谋取任何职位,也不 染指任何政治斗争,一心只想着“耕读传家”。平生仅有过的一次政治事件──“交农”,也 是农民自救的意识,而且是以“反昏君是大忠”这样的道统观念为出发点的。
无疑,白嘉轩严以律己,坦荡为人,立得端,行得正,他的精神是坚强的,甚至还可以 说是高尚的。但是,正是这种坚强与高尚,掩盖了其本质上的保守性。他一贯重视教子读书, 教族人读书,但内容必须是孔孟儒学,对于新学,他本能地拒斥,这与鹿子霖积极支持儿子 求新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瞧不起鹿氏祖辈的手艺出身,认为那根基太浅、德行太薄;更

不用说他对黑娃、小娥真情婚姻的压制了。这些都足以说明他思想是多么的保守、封闭、顽 固,传统文化中的落后因素就是这样深埋在高尚精神之下的。不明白这一点,就不能深刻理 解白嘉轩,不能深刻地理解《白鹿原》。
白嘉轩就是几千年中国宗法封建文化所造就的一个人格典型。他是《白鹿原》的第一主 人公,也是作品中白鹿两个家族的族长。就个人品质而言,他完美到几乎无可挑剔的程度, 以至于有些论者误以为作者对他持完全认同的态度。但是作品的非同一般恰恰在这里,在他 的刚直的男子汉、富有远见的一家之长、仁义的族长的现象下面,却是一整套坚固的封建文 化信条,在他的身上体现了中国家族文化全部的反动与保守。他的两个儿子和鹿子霖的两个 儿子一起上学读书,鹿子霖想让儿子读书识字到外面闯世界,他却很早就让两个儿子回到身 边,走耕读传家的道路。他先按照一个族长的标准,培养长子孝文接班,在孝文与小娥的奸 情被发现后,他气得昏过去,并不顾众人的哭劝,当众施行严厉的惩罚,断绝父子关系,在 孝文以后,他又按照自己的面貌将二儿子孝武培养成家族文化的忠实奴隶。他对叛逆者小娥 的处理充分体现了他在捍卫自己的文化理想时的残忍,先是支持鹿三对小娥夫妇开除农籍, 既而又先后两次对受人诱惑而失足的小娥用刺刷毒打,小娥冤死化鬼想讨回公道,他又建造 七级砖塔镇压。在砖塔奠基时,他又让人将据说是小娥化成的蝴蝶统统抓住,压在塔下,完 全一个扼杀白娘子美好爱情的法海和尚形象。他容忍后来的黑娃和白孝文回村认祖归宗,很 容易被人理解为这个族长的宽厚,其实不然,那是在他们有了各自不同程度的悔过之后。“凡 离开白鹿原的男人,最后都要回来的。”正是这些家族文化的回头浪子,给了白嘉轩这样的 自信。所有这些都说明,白嘉轩是家族文化的自觉的维护者,个人人格的完整与强大,更增 加了这种文化的欺骗力量。白嘉轩是陈忠实贡献于中国和世界的中国家族文化的最后一位族 长,也是最后一个男子汉。在他身上包容了伟大的中国文化传统全部的价值──既有正面又 有负面。白嘉轩是农耕社会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宗法家族制度的代表人物。他是白鹿村白姓 一家的家长,又是白鹿两姓组成的白鹿家族的一族之长……
强烈而自觉的族长意识是支撑他笔直的、挺直的腰板的精神支柱。他本身就是传统文化、 传统道德,就是乡规村约,以致从街上走过,喂奶的媳妇们纷纷躲避。白嘉轩真诚地恪守着 他信奉的道德律令,用以律人,更用以律己。因此,他与形形色色的伪道学家形成对照,与 阴毒、淫乱而懦弱的鹿子霖更构成了强烈的对比。这给了他精神上、道义上凛然不可侵犯的 威严与自尊,也驱使他在制定和顽固推行乡约村规时,专横僵硬到绝情的地步。是他不准黑 娃、小娥进祠堂,是他下令杖责小娥,又亲手杖责并驱逐了儿子白孝文,是他不再认投奔革 命的爱女白灵……背逆人类天性的封建道德的凶残暴虐在这里有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耕读传家”从来是农耕文化和家族制度的规范之一,白嘉轩始终把它视为治家、治 族的根本方略。先来看“耕”,他早年并不缺乏经济头脑,但他终于退守朱先生的教导:“房 要小,地要少,养个黄牛慢慢搞。”坚持只雇一个长工。我国封建社会结构的长期稳定,毫 无松动的经济原因在这里可以找到它真正的答案。再来看“读”,白嘉轩一贯重视教子读书, 教族人读书,但这必须是孔孟儒学,对于所谓新学,他天然地持怀疑、拒斥态度,这些都足 以反映他思想中保守的、封闭的、顽固的一面,表现了我国传统文化结构中的不合理因素是 怎样制约和阻碍着社会的进步。
(选自李星《世纪末的回眸》,《小说评论》年第期) 白嘉轩是个复杂的艺术典型。作品写他“命硬”,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并突出描写了他 仁义为本的人生观。作为封建阶级的人物,他却组织“交农”反抗国民党横征暴敛;他跪在 田福贤面前为被捕的农协骨干求情;“四一二”政变后田福贤还乡他又是惟一不低头问候的 一个;国民党叫他儿子当甲长他则以进山躲避来对抗……这一切并不是这个人物的“革命性” 的表现,而是他“顺时利世”“学为好人”和“尊明君是忠,反昏君是大忠”等儒家观念支 配的结果。他身上浸透了儒家文化的液汁。“仁义”是他的生活信条,他修祠堂办学馆,对 长工鹿三的兄弟情谊更真挚动人。他以正祛邪、以柔克刚、以德报怨,出于他对自己生活信 条的自信。他对打断他腰的黑娃和长期与他较量的鹿子霖的营救,完全出于他不计个人恩怨 的至诚。他门上刻的“耕读传家”,更是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法宝,所以他腰刚好 就吼着秦腔欢快地下田犁地。他正直自守,定下的族规乡约不仅律人、更以律己,他杖责淫 乱的小娥,更狠鞭孽子孝文。他又有着坚毅的个性,是个“想得出做得到一马跑到头不拐弯 的冷硬心肠”。他咬钢嚼铁的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正是这种精神上的自尊和威严,正是这 种端直倔岸的脊梁,支撑了白鹿原,也支撑了我国几千年的封建主义大厦。但是他又毕竟抗 拒不了自己家族的不幸,最后他不仅永远佝偻,而且连眼睛也因“气血蒙目”被挖掉了。小 说深刻地写出了这个阶级和时代的历史命运,唱出了一曲深沉的挽歌。
(选自蔡葵《〈白鹿原〉:史之诗》,《〈白鹿原〉评论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年版) .鹿子霖
封建社会中能出人头地的,如果失去了白嘉轩身上的精神力量,就只好沦落为代表着封 建政统力量的鹿子霖了。鹿子霖牢记“勺勺客”老太爷“中举放炮”“让人侍候你才算荣耀 祖宗”的遗训,热中于出人头地,做不了族长,就只有走仕途了。通过钻营,他终于当上了 十个村庄的“乡约”,便与田福贤沆瀣一气,倚势恃强,鱼肉乡民。因为没有精神力量的支 撑,便表现为顺利时小人得志,倒霉时心灰意冷。他淫乱成性,长得像他“深眼窝长睫毛”

的“干娃”可坐三四席。他乘人之危霸占小娥,又唆使她勾引、报复白孝文,暴露了他下流 恶毒、不择手段的本性。或许正是因为他的根基浅、德行薄的缘故,较之白嘉轩,他更有人 情味,为人平易随和;或许正是他的不安现状和钻营向上,对新生事物接受起来比白嘉轩要 快得多,因而显得较为开明一些。丧失了精神力量,便只有谋取物欲的满足;一旦再失去这 些,他将一无所有。如果说白嘉轩最终还能赢得一些尊重的话,鹿子霖的结局就是人财两空 了。
鹿子霖是宗法家族制度和思想的维护者和破坏者。作为勺勺客的后代,他始终牢记“让 人侍候你才算荣耀祖宗”的祖训,把出人头地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根据白、鹿两姓创始人 的决定,他无缘充任白鹿家族族长,强烈的忌妒心推动他千方百计另寻他法以压倒白嘉轩。 小说紧紧抓住他的这一隐蔽的思想动机写他怎样在修祠堂、办学、修围墙中大显身手而博得 村民的赞赏,怎样策划由田小娥勾引白孝文给白嘉轩以精神上的打击,怎样在白嘉轩惩罚白 孝文、拒绝为田小娥修庙等事件中向白嘉轩长跪不起,既收买人心又使白嘉轩难堪,怎样几 次三番投靠田福贤,利用机会中饱私囊。他阴险狡诈又为人平易随和,他贪得无厌却又常常 解囊助公。和王熙凤作为贾府封建传统的维护者和破坏者一样,他和宗法家族制度及思想关 系也是一身而二任的。他的结局也带有“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的色彩。
(选自赵祖谟《多重视角下的历史脉动》,《小说评论》年第期) ■关于节选部分
本文节选自小说《白鹿原》的第五章。 小说的前五章写了白鹿原社会生活的常态。主要情节有白嘉轩娶妻生子,换地迁坟,后 来又把十多亩天字号水地都种了罂粟,白家也因此彻底变了模样,老屋得到了翻新,只有“耕 读传家”的玉石匾额仍挂在门楼上。罂粟迅速泛滥成灾,滋水县令几次查禁效果都不大。朱 先生来到白嘉轩家,把“耕读传家”的匾额蒙了起来,并亲自吆着牛扶着犁把白家的罂粟苗 子给犁了,白嘉轩在姐夫的带动下,便把种植的罂粟给毁了。此事影响巨大,全原的罂粟十 多天内被铲除干净。没想到滋水县令却没有再聘用朱先生,遍地的罂粟又重新生长了起来。 李寡妇地卖两家,引起了白嘉轩与鹿子霖的争斗。二人为了挣个面子,决定见官进行解 决。鹿泰桓怕鹿家输给白家,从此不好抬头,便默许了儿子的做法。后来还是朱先生出面, 一纸劝解信,了结了官司,白鹿二人在冷先生的调停下,不仅没要李寡妇的地,而且还周济 了她一些粮食和银元。这事传开,影响很大,滋水县令批为“仁义白鹿村”,亲自送到了村 上。 本文节选的文字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修葺祖祠,兴建学堂,教育后人,为的是把“仁义

白鹿村”的精神永久流传。 第六章,改朝换代开始了,白鹿原传统的宗法社会也面临着种种考验。原来比较单一的
群体也逐渐分化出三种势力:国民党、共产党与土匪。年轻人也渐渐成长起来,走上各自的 人生道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随着时代的发展,白鹿原这块古老的土地也在发生着天翻 地覆的变化……
由罂粟引种成功骤然而起的财源兴旺和两个儿子相继出生带来的人丁兴旺,彻底扫除了 白家母子心头的阴影和晦气。白嘉轩也终于挺直了腰杆,开始行使起一族之长的“权威”来。
在传统农村,有了子嗣便有了底气。“白嘉轩太喜欢这两个儿子了。他往往在孩子不留 意的时候专注地瞅着那器官鼓出的脸,却说不出亲热的话也做不出疼爱亲昵的表示”。没有 背过,也没有抱过,更不会架到脖子上,对儿子的偏食,也是“当断则断”,连母亲和妻子 都觉得他“心真硬”!
他的心硬来自他那骨子里的传统道德精神,而最能表现他这种道德精神的,便是翻修祠 堂、兴建学堂。本文所写的也主要是这件事;文中穿插叙述的,是白鹿村的来历和鹿家老太 爷一直未了的遗愿,为修祠堂、建学堂作铺垫。
朱先生的一段话点明了本文的题旨:“你们翻修祠堂是善事,可那仅仅是个小小的善事; 你们兴办学堂才是大善事,无量功德的大善事。祖宗该敬该祭,不敬不祭是为不孝;敬了祭 了也仅只尽了一份孝心,兴办学堂才是万代子孙的大事;往后的世事靠活人不靠死人呀!靠 那些还在吃奶的学步的穿烂裆裤的娃儿,得教他们识字念书晓以礼义,不定那里头有治国安 邦的栋梁之材呢。你们为白鹿原的子孙办了这大的善事,我替那些有机会念书的子弟向你们 一拜。”修祠堂是“继往”,建学堂却是“开来”;“开来”更重于“继往”。文末徐先生的一 句话说明了白鹿村学堂的教育重点:仁义。
修祠堂、建学堂一事,使白鹿村出现了一派空前同心协力的和谐景象。族长白嘉轩也因 此更加得到村民的爱戴。
但是,这中间也有些许不和谐的音符出现:鹿子霖修学堂的心思恐怕更多是为了子孙“中 秀才”“中举人”甚至“中进士”;白嘉轩与鹿泰桓、鹿子霖的议事也暗含着机关;最后鹿子 霖也得授红绸,白、鹿二人似乎还是个平手……
面对着学习,你就要有毅力。因为你就如身在干旱的沙漠之中,没有水也没有食物,你有的就仅仅是最后的那一点力气和时时蒸发着的那一点微少的汗水,你在这种地境里,不可以倒下,要

坚强,要努力走出这个荒芜的沙漠,找回生存的希望,仅此无他。在学习的赛跑线上,你就应该有着这不懈的精神,累了,渴了,你仍要坚持下去,因为终点就在不远的前方…行路人,用足 音代替叹息吧!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你的作业进步很大,继续加油!你会更出色! 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 希望你一生平安,幸福,像燕雀般起步,像大雁般 云游,早日像鹰一样翱翔,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学习就是如此痛快,它能放松人的心灵,但必须是在热爱的基础上。瞧!学习就能带来如此奇妙的享受! 学习总是在一点一滴中积累而成的, 就像砌砖,总要结结实实。踏踏实实的学吧!加油!成功属于努力的人!聪明出于勤奋,天才在于积累。 人天天都学到一点东西,而往往所学到的是发现昨日学到的是错的。 生活中处处都 有语文,更不缺少语文,而是缺少我们发现语文的眼睛,善于发问的心。让我们在生活中,去寻找更有趣、更广阔、更丰富.




友情链接: hackchn文档网 营销文档网 爱linux网 爱行业网 时尚网